返回文化宜宾首页
文化宜宾首页 >> 文化论坛 >> 美文赏析
论坛声明:本帖由网友上传,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。
陪父亲打牌
作者:  何盛龙
2020-05-08 11:05:19   

父亲查出了肿瘤,癌细胞已经扩散。

男怕起一,女怕翻坎。八十一岁,正是父亲的起一之年,堪堪被应了验。医生说老人家年纪大了,不主张开刀动手术,建议保守治疗。我们商量后采纳了医生的建议。瞒着病情,只对父亲说是轻微肺炎,连院也不必住,开点药,回家慢慢养。父亲说这样好,少花费。

疼痛是父亲当前的主要症状。但痛点不在肺部,在腿上,左脚基本不能沾地;一沾地,便钻心地疼痛。除了吃饭和上厕所,父亲差不多都躺在沙发上。从农历二月初腰椎发病算起,才一个多月时间,一百三十来斤的身体,已经消瘦至不足一百一十斤。身体部位(器官)上的各种疼痛流动转移,上演轮番侵噬。没有经历过,所以不懂,有人告诉我们,疼痛转移,便不是好兆头。仔细想来,似若言之有理。

乡下的老家里平常就父母双亲。父亲卧病前,二老地里种着庄稼,家里喂着牲口,忙里忙外,遇到双抢时节比打仗还忙。父亲腰椎始发那段时期,正是苞谷苗移栽的黄金季节,新冠肺炎尚未解禁,我羁绊家中,不敢辜负大好春光,去地里帮母亲打窝,手心里打出了好几个血泡。到底因为很多年不曾付出过体力劳动,没能坚持到最后,双手便抡不动锄头,被母亲强行赶回了家。父亲那时候尚能勉强行走,牵挂着庄稼,非要去看看才放心。与母亲说说话,他的疼痛仿佛稍减,母亲的劳累与体乏,也浑忘了。

转眼一个多月过去,苞谷苗早已出窝一尺多高,嫩嫩的叶片分散开来,绿了地头,绿了山坡,绿了庄稼人的心田。父亲身体的病灶,却被判定,不出意外,恐怕他这辈子再也回不到田间地头伺弄庄稼了。

和许多病人一样,病中的父亲也是害怕孤单的。我们兄弟隔三差五扯着幌子回到家里———明目张胆地、密集地回去,又怕他和母亲起疑心。我们的口径是暂时封锁消息,到底什么时候给二老摊牌,我们都在思考、或者等待一个时机。父亲或许比母亲更豁达,何时告诉母亲并让她接受,反倒是个更难的难题。母亲素来胆小,经受不住生离死别的打击,有必要提前给她打预防针,加固心理防线。

为了分散父亲的注意力,每次回到家里,我们都会找机会,陪老人家打打牌。父亲一生当中,唯一喜好的仅“大贰”一种牌类。老年以后,父亲双眼一瞎一近视,视力相当差劲,耳朵也接近于聋。因为习惯,拿牌的姿势平摊在桌面老远,坐在他上下手两方的人,稍微抬眼便能将他的牌尽收眼底。他要打出什么牌,听牌后要和什么牌,别人一目了然。我们陪父亲打,也会明目张胆地去看父亲的牌。坐他上手的,瞅着他要“吃”什么牌,不显山不露水地“喂”一张;坐他下手的,瞅着他听牌了,哪怕手中的“熟列子”,也会思索再三后拆打出一张,口里高唱着牌点,生怕父亲听不见。父亲固然是专注的,既听见了,也看见了,大喊一声:“和了!”我们便边收牌边计算着和牌的大小给父亲钱,并一再恭维老人家“手气好”。父亲面前的桌子上,小面值的纸币堆了一大堆,笑得合不拢嘴。隔一会,子女们便问候一次,哪里哪里痛不痛,感觉如何?父亲一律回答“不痛!”“今天感觉比往天好多了!”每当那个时候,我的心里便会生出被剜割的疼痛,眼神也会变得迷离,拿牌的手也禁不住颤抖……

一向敏感的父亲,或许已经从子女们的行止,洞悉了个人的病情。然而我们既未言明,他也如智者极少提及,该吃饭吃饭,该吃药吃药,实在熬不住了才呻吟几声;痛楚轻减时,仍不时念叨着地里的庄稼。

每一次离家返城,与父亲告别时,都能看出老人家眼里的恋恋不舍。每一次驱动电瓶车,反反复复告诫自己,下次回来,好好陪父亲打一场牌!

打一场就少一场,陪一次就少一次。这正如人世光阴,一辈子只有减法,没有加法。

 
分享到:
 
 网友热议
验证码:
 
 站内公告
文化论坛中的帖子由网友上传,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。
个人中心 我要发贴 
 热帖推荐
 最新发帖
 

CopyRight,YBXWW.COM,Inc.All Rights Reserved

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